關於部落格
  • 30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《魔界大開》攻佔排行榜,氣勢如虹!

『這是比下課後的留校查看,糟了一點啦,不是嗎?』茱妮冷嘲熱諷。 『動脈。』喪王呼喚魔僕。這隻眼中沒有眼珠、只有火球的嬰兒魔獸,從女空服員的腹腔把頭伸出來,往魔主的方向看。人類內臟從它的下巴緩緩滴下。 『脊椎。』喪王發了話。巨蠍收回它的螫針,從天花板上看著它的主子,它正頭下腳上的掛在那兒。 『股骨。』喪王點將完畢,而那頭像兔子的惡魔跳到一具屍體的頭上,酸液不斷從它唇邊冒泡的流出。 喪王指著我身後、絕大多數悻存者擠成一團的地方。他們嚇壞了,都在掉淚。『快速解決他們。我們得快點離開,趕在我們回老家的窗戶關閉之前。』 魔僕們發出駭人的狂笑,朝我的方向奔了過來。當這些怪物到我眼前時,我不由自主的縮了一下,但它們改道繞了過去,沒有動我一根寒毛。我背後傳來了尖叫──接著是可怖的撕扯、啃食、砍殺聲,還有滋滋作響的聲音。 我沒有回頭看,有一部分的我很想這麼做。也許我的魔法能夠抵抗這群魔僕,也許我能殺了它們,但是我不敢轉過去,不敢背對著喪王。這個魔主是我最大的威脅,如果我讓他從背後攻擊我的話,我就絕對死定了。 可惡,我這是想騙誰?反正我是已經死定了。喪王已經展現了本事,他可以接住我最厲害的招式,而且沒有把我放在眼裡。我最好還是投降,讓一切快點結束就是了。如果他答應過要讓我死得快一點的話,說不定我會選擇這條出路吧。但是我不喜歡在他蛛網遍生的邪惡世界裡,被折磨一千年的說法。我才不要束手就擒,把自己奉送給這樣悲慘的命運。如果他想把我變成他的長年玩物之一的話,他就得和我戰鬥,先要過了我這一關。 『放馬過來吧,麵糰醜八怪!』我大喝,朝他退了一步。『你以為你能打倒我嗎?你錯了。你會一敗塗地,就像你下西洋棋輸給我、還有在嗜血魔城殺不了我一樣。你這可悲的傢伙!』 喪王的臉扭曲歪斜,他的手臂朝我伸了過來。當劇烈的魔法在他畸型的指尖集結時,空氣中的能量啪啪作響。我向生命道別,準備好迎向死亡。 接著喪王的表情卻放鬆了下來,他放下了手臂。『不,葛魯畢屈。』他咯咯笑著說。『我不會被激怒的。你想藉著挑釁我,讓我快速殺死你嗎?很聰明的伎倆,但是我不會中計。我是來帶你走的,而且我一定能帶你走。日後我還是會殺了你,但要等到我們……』 我的左邊傳來一陣灼熱,讓他停了下來。熱度來自機艙的牆壁,我看著牆上正在發出白色、炙熱魔法光亮的那一點,期待喪王的另一頭魔僕現身。。 『主人?』喪王突然停下動作時,茱妮不確定的問。 『安靜。』他厲聲斥責。 他們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! 我不理會高溫,朝光線的方向移了過去,心想如果這不在喪王控制之內的話,那就一定是好消息。也許飛機快要解體了,而這是大爆炸的開端。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我希望我能直接死在爆破之中,這樣能讓魔主那副討厭的嘴臉再也賊笑不出來。 一個橢圓型的洞口出現在飛機的側邊,從上到下大約兩公尺長,寬一公尺。我從那個洞口看到有人在外面,緊抓著飛機的機翼,是那個流浪漢!前幾個星期以來,他一直跟著我,等著看我有沒有變成狼人。昨晚德維許把我關在鐵籠裡、當我衝出地窖時,他就潛伏在我家附近。我本來以為他是綿羊隊的一員──他們是最出類拔萃的狼人劊子手──但現在我開始有點懷疑了。 流浪漢的半個身子前傾,往機艙內對我伸出了一隻手,另一隻手則緊抓著機翼,強勁、怪異的狂風抽打著他的頭髮和衣服。『小子!』他大叫。『跟我走,現在!』 『不!』喪王和茱妮同時放聲驚叫。 喪王的手臂驟然抬起,他朝著流浪漢釋放了一記魔法能量,但是環繞洞口邊緣的白光吸收了這股力量,在一陣劈劈啦啦的火星中,力量消散於無影無形。 我笨拙的盯著流浪漢猛瞧,下巴掉了下來,腦中天旋地轉的。 『小子!』流浪漢又大叫。『我可擋不住像剛剛那樣的另外一擊了。要不是現在就走,不然就留在這邊送命吧。』 我將目光從流浪漢身上移到了喪王和茱妮,他們的臉上充滿了憎恨。茱妮口中喃喃念著咒語,嘴唇動得快到不可思議。喪王則是磨刀霍霍,準備對流浪漢發動第二波攻勢。 我很快的瞄了一眼其他方向,動脈、脊椎、和股骨從走道的另一頭衝了過來,迫不及待的想要致我於死地。 我再次面對著喪王,咧嘴一笑後對他比了個中指。接著我往流浪漢的方向俯衝,伸出了右手。流浪漢一把抓住我的手,把我從洞口甩了出去。他大喝了一聲魔法字眼,機艙壁就開始關閉了,我聽到喪王震怒的低沈吼聲。接著洞口完全封閉了起來,耳邊所能聽見的,就只剩狂風呼呼的嘯聲了。 我發現自己手抓著一個流浪漢,掛在一架飛機的機翼上,在地表上方的幾千公尺處飛著。有那麼短短的一秒,我不禁驚嘆著這個畫面有多麼不可思議。接著大風逮住了我們,我們被扯開了,飛機繼續升高。 我們往下墜落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